萧洛霍夫笔下的婚嫁场面

(婚嫁)为了迎娶新娘子,套了四辆双套大车。许多人都象过年过节一样打扮得漂漂亮亮,聚集在麦列霍夫家院子里的轿车旁边。

…………

彼得罗坐在葛利高里的旁边。姮丽亚坐在他们对面,挥舞着一条绣花手绢。每当车子走到低佳地方或者高冈地方的时候,正唱着的歌声就中断了。哥萨克制帽的红帽箍,蓝色的和青色的制服和西服上身,结着白手绢的袖子,女人的绣花头巾织成的彩虹,花裙子,尘土象轻纱的拖裙一样,在每一辆车后面飘扬。这就是迎亲的行列。

…………

几辆车轰隆轰隆地滚进了院子。彼得罗领葛利高里走上台阶,一同来的参加迎亲仪式的人也跟在他们后面走上来了。

…………

门开开了,女媒是娜塔莉亚的干娘——一个漂亮的寡妇,她一面鞠躬,一面在微紫的脸上露着笑容迎接彼得罗。

“请喝一杯吧,傧相,为了您的健康。”

她递过来一杯浑浊的、还没有发酵的克瓦斯。彼得罗把胡子向两旁分了分,喝了下去,在一片抑制的笑声中哼哼着。

…………

在傧相和媒婆斗嘴的时候,按照规矩,向新郎的家族敬了三杯伏特加。

娜塔莉亚已经穿好结婚礼服和戴上了面纱,许多人在桌子旁边围住了她。玛丽希伽手里握着一根擀面杖冲出去,格莉普珈神气地摇晃着一只播种用的筛子。

…………

围坐在桌旁的新娘的亲戚和家族都站起来了,让着地方。

彼得罗把手绢的一头塞到葛利高里手里,跳到长凳子上去,绕着桌子把他领到正坐在圣像下头的新娘面前。娜塔莉亚心跳得手都出了汗,她握住手绢的另一头。

…………

等到大家都离开桌子的时侯,有一个人俯下身去,往葛利高里的靴筒里撒了一把小米:这是为了使新郎不要闹出什么蠢事来。(〔苏〕萧洛霍夫:《静静的顿河》)